青禾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王叶】情缘(一)

有私设

 

 

再一次遇见王杰希的时候,叶修正被嘉世逼得走投无路。

彼时他一身血污,躲在暗巷子里咬着牙脱下自己身上被自己和别人的血染的看不清颜色的衣服。左手手臂伤口处的血已经有些凝固了,被刀刃划伤的地方衣服和着血跟皮肤连在一起,一片惨不忍睹。

虽然看起来惨兮兮,所幸都只是皮外伤,叶修动作麻利的撕下干净点的衣服把伤口包扎好,坐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心里盘算着找个落脚的地方好好理理这几天发生的事。

“嗯?我的烟呢……”他翻遍了全身上下也没把那根跟了他好几年的旧烟斗翻出来,仔细回想之后才记起当初跑的太匆忙把烟斗落在了小徒弟邱非那里。

但这种时候了,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回来。等过一阵子吧。叶修认命地翻了个白眼,拔出插在地上的千机伞,侧耳听了下动静,确认嘉士的人都走远了之后,才咬着刚从地上拔下的一根草,晃晃悠悠的往巷口走。

“……”才走没几步,快到巷口时,叶修的脚步突兀地停住了。他和站在巷口的一人平静地对视着,谁都没有先开口。

夕阳光从巷口斜斜地洒下来,为两人身上镀了一层橙红。叶修拄着千机伞,懒懒散散的站在那里,狗尾巴草一晃一晃。他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人,虽然这人逆着光看不清楚面容,但这一身永远素净的衣服加上身旁幡上写的“悬壶济世”四个大字——

“看来我运气蛮好,受了伤就碰到位神医。”叶修笑眯眯的开口,“微草堂王杰希?久仰久仰。”

王杰希挑起一边眉毛,似是没想到叶修能这么快认出他来。他眯起眼睛打量着叶修的一身狼狈,加上近来听到的关于嘉世的一些传闻,心里很快有了些定论。

不知道叶秋这段时间,不,是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他的眼里突然掠过一丝心疼,却又很快就恢复了一脸淡然的表情,甚至为了显得自然而勾起了一边唇角,“叶秋前辈,失敬失敬。”

——但那都是过去了,至少现在,他遇见了他,起码,不会再让他一个人。

两个人站在原地,谁都没有动。明明只是几年前见过几面,却像是久别重逢的故人,满腹话语却又无话可说。

 已经是傍晚,现在才是一天中最繁华的时段,天色将暗未暗,夕阳普照,将巷子里的两人的身影拉得极长。巷外人声鼎沸,小贩的吆喝声响在耳边,却又好像被无限拉远,隔绝在这一条只有两人的寂静小巷之外。

“前辈的伤,严重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最终是王杰希开了口。他看着叶修暴露在金色的阳光下,脸上细小的绒毛都闪着金色,长长的睫毛时不时抖动着,好像一扑扇就会抖落一地金粉。

叶修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又朝着王杰希迈了两步,背着手稍稍俯下身抬头去看王杰希的眼睛。王杰希低下头,视线恰与叶修抬起的眼睛撞个正着。那双眼睛明亮,却又深不可测,仿佛蕴含着无限生机,却又像掩埋在薄薄雪层之下的无尽深渊,让人一望进去,就是万劫不复。

现在那双星眸里带着一丝好奇,将对面的人打量了一番,又突然笑眯眯地弯起,带着磁性的嗓音裹挟着笑意,将王杰希整个人席卷,从此,天上地下,唯此一人。

“嘿王大眼儿,你这眼睛,怎么差距越发明显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