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嗯。。。很符合我心目中的安安了ԅ(¯﹃¯ԅ)

我的妈呀超级想要了ԅ(¯﹃¯ԅ)

念律:

是通贩宣传!我将会在转发和点赞小蓝手中抽取一位幸运儿送大全套(包含特典以及无料)
强调!!!是转发点赞的小蓝手里面
画手:一羽鸦 @一羽鸦
主催:念律 @念律
宣图:屎蛋
原作:《凹凸世界》
角色:雷狮 安迷修cp向:雷安
通贩时间:6.1日下午6:10分
店铺:书上有只猪猪
通贩链接: 【【预售】Double Sweet by一羽鸦】http://m.tb.cn/h.WAMiZf2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打开;或复制这条信息¥M9o30vFbGmm¥后打开👉淘宝👈
主催悄悄说一句(俩小甜甜作为六一节礼物会不会有人喜欢嘞1551)

【雷安】上一篇的后续

雷狮是个左撇子。

准确地来说,他只是更习惯用左手吃饭写字。但这并不妨碍他家里的其他兄弟姐妹将他排挤在外。老雷家的人个个心高气傲,年纪都不大,偏偏心气儿高得很。碰到个比自己优秀的,非要折腾点幺蛾子,千方百计想让人家低一回头。

雷狮才懒得理这些。一群幼稚的小鬼,切。

所以九岁那年的大年夜,他独自一人站在灯火辉煌的客厅窗边面无表情地扯着脖子上的领结,卡米尔的缺席让他的心情更加烦躁。

真想离开这里啊,他想。

于是他转过头看向窗外。窗外的天是黑色的,看不见月亮,只有从客厅窗子透出的光照在雪地里,闪着莹莹的光。

窗子的里面一侧已经结了一层雾,他伸出左手,几个稍显雏形的大字在指尖成型,潇洒不羁地分散在窗面上。

他突然顿住了,手指像冻在了窗户上。窗外,一只白白软软的右手正跟他指尖相抵。

他沿着那只手看过去,就撞进了一双碧色的湖里。客厅里水晶的吊灯散发出刺眼的光,却在落进那个人的眼里时奇迹般的反射出温暖的金黄。

安迷修看着他,冲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一团朦胧的热气随之上浮又很快消散,缺了一颗门牙的两排小白牙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引人注目。

啧,真傻。

雷狮面无表情的想着,面无表情的收回手,又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心里的那点烦躁却奇迹般地消失了。

他悄悄勾起一点嘴角。

傻子。

 

 

后来雷狮知道了那个孩子是刚搬来的邻居家的独子,比自己大一岁,乖巧懂事又上进,喜欢小姐姐,还总是把他那什么骑士道挂在嘴边,甚至还给自己起了个称号叫“最后的骑士”……

雷狮翻了个毫无形象的白眼,他为什么会摊上个这么中二梦想拯救世界的竹马,而且还要每天跟他一起上下学!

“喂安迷修,”雷狮一把拉住安迷修蓝黄相间的书包上的小马挂坠,迫使走在他前面的安迷修跟他并肩,“今天你右桌的右桌的前桌跟你说什么了?”

“你在说什么啊?”安迷修皱着眉思考了几秒,脸突然腾的红了起来,说话都变的磕磕巴巴的,“啊那,那个,就是……”

他一慌眼睛就四处乱瞟,看东看西就是不看雷狮。

“是什么?”雷狮脸色黑了一层,拉着安迷修的胳膊把他带进一条小巷怼在墙上,伸出一条胳膊撑在安迷修耳边,然后抬起头来目光如炬——没错,就是抬头,十一二岁的小孩子,总是能在身高上显示出年龄的优势。

“她跟你告白了?”

这下安迷修脸上的红色直接蔓延到了脖子,“她,我……”然而身高的优势也并没能弥补气势上的不足,他哽了哽,底气十分不足地冲雷狮吼,“关你什么事啊!”

“怎么不关我事?”雷狮眯了眯眼,十分理直气壮,“在学校里我就要替安阿姨看着你,以防你才十二岁就搞早恋!”

安迷修瞪大了双眼,湖绿色的眼珠衬得他的眼神格外无辜。他就像一只被戳了个洞的气球,突然泄了气,无奈道,“我只当她是同学啦。”

雷狮得了理,难得没有不饶人,心满意足又意犹未尽地撤回了胳膊,转身朝巷子外面走,“那还差不多。”

安迷修跟在他后面,双手抓着书包背带,本来不擅长动的脑子突然就灵光了一下,“欸雷狮,平时你收到的告白比我还多,更让人操心的是你才对吧!”

“哈,”雷狮还没走到巷口,闻言又吊儿郎当的走回来,再次轻而易举地把安迷修怼到墙上,“那,互相监督怎么样?”

他嘴角挑着一丝坏笑,伸手抓住安迷修干净整洁的领带往下一拉,迫着他低下头——

安迷修只觉得唇上一软,雷狮已经松开了抓着他领带的手:“喏,以后你就是我的啦。”

然而当时安迷修心里的念头只有一个:我的初吻啊啊啊啊!

 

 

再后来他们终于在一起,说起这个事时安迷修还义愤填膺:“那是我的初吻欸!本来是要留给漂亮的小姐姐的!”

雷狮下巴卡在他头顶,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你以为那不是我的初吻?”

他把安迷修推倒在沙发上,手开始不老实的伸进衬衫下摆:“告诉你安迷修,从那年除夕你出现在我面前,就注定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雷安】正相逢

雷狮愣愣的看着不远处。

那里是一家有些年代感的面包店,有烘焙的香气飘出来,和记忆里的麦香重合。而门口正温柔的与身旁的女孩低声交流的青年,那双翡翠色的眸子,那头柔软的棕色短发,永远纤尘不染的白衬衫,都让那些久远的记忆再次鲜活起来。

安迷修。

这三个字在雷狮嘴边溜了一圈,却又让他自己重新嚼碎了吞下去。这些年被苦苦压抑的思念终于在见到人的那一刻喷涌而出,却又被他死死压在心口。

还能说些什么呢。他们之间隔了一片时间海,他和他在对岸,从黎明到黄昏,却终究没有人肯向对方迈出一步。

当时还是少年的他们固执的守着自己的心,谁也不肯轻易剥开来让对方看到,好像谁先妥协谁就输了一样。但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弄明白,这一场关乎于情的博弈,他们谁都没有赢过。

已经晚了。

雷狮眼睁睁看着面包店门前的青年抬起了头,视线却在不经意掠过他的时候猛然顿住,随即到处乱瞟,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点也没变。

安迷修一慌,雷狮就不慌了。他嗤笑一声,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就大步走到了他面前。

“好久不见啊,安迷修。”他嘴角一挑,是年少时安迷修最熟悉的坏笑。

“好久不见。”安迷修礼貌地笑笑,冷淡疏离的样子与片刻前判若两人,显然是不想多谈,“你来买面包?那我们就先走了。”

“你就是这么对待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的?”雷狮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见都见了,不跟我介绍你身边这位说不过去吧?”

安迷修身边的姑娘从看到雷狮走过来的时候就两眼一亮,显然是被触发了隐性颜控基因。所以说雷狮那张精致有型的脸配上他日天日地的性格真的是少女的一大杀器,所有男性的公敌。这一点从他初中总是抢走安迷修心仪的小姐姐开始就可见端倪。

安迷修看了一眼他身边努力维持淑女形象的姑娘:“她是我女朋友。”

“这样啊。”多年在外的摸爬滚打早让雷狮的不动声色练得炉火纯青,他礼貌性的冲姑娘点点头,“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约会了,回见。”

说完,他转身进了店。

“两条法棍面包。”

门口正打算跟女朋友离开的安迷修身形一僵,提着超市购物袋的手紧了紧。

袋子里,是刚买的烤肉和啤酒。

 

【王叶】情缘(二)

有私设

 

 

听了这话,王杰希也是没多大反应,只是又挑了挑一边眉毛——他这一天的眉毛都是为了叶秋挑的——好像早知道他会这么说似的。他本想把到嘴边的话吐出来,却冷不丁怀里多了一句滚烫的身体——

“叶秋?”

尽管见面时就看出叶秋状态不对,但看他还能开开玩笑,身上的伤也都是些皮肉伤,王杰希也就装的镇定一点,陪他插科打诨。现如今看人都人事不省倒在他怀里了,心里头那点慌再压不住,抖着手去探叶秋那苍白消瘦的腕子。

为了防止叶修在他怀里滑下去,王杰希伸出一只手搂住已经昏迷的人的肩,却发现怀中之人的身子单薄的令人心疼。

把完脉王杰希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他不再耽搁,当即扔下自己手里的东西,打横抱起叶修向自己府里奔去。

——那句话,他终究没有说出口。

 

叶修感觉自己好像置身在冰火两重天,身体忽冷忽热,喉咙也又干又渴。他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他漫无目的地拖着疲惫的身体走着,直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突然就不想走了,于是原地坐下来,抱着膝,埋着头,一副缺乏安全感的样子。

他小时候也会这样,年少的时候离家出走,就带了一丁点儿盘缠,那时候他也不知道省着点花,骑着马跑到京城郊外,在个小客栈里吃了一顿饱饭,就没剩几个子儿了。

那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他就把马拴在离客栈不远的树边,像现在这样抱着膝,埋着头。但是尽管这样,他还是没有想过回家。

天都快黑了,家里说不定就快要发现他跑了。叶修心里有点着急,他埋着头,想着要不今晚就找个破庙凑合凑合得了,打定主意一抬头,眸光正正撞进一双含着笑意的桃花眼里。

刚刚离家的叶修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不像现在有那么多弯弯心思。他睁大了一双无辜的下垂眼,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看他嘴角挂着笑,慢悠悠收回想要拍拍自己的手。

“哟,你醒啦。”那少年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右手一撩衣摆就坐在了叶修身边,“怎么,离家出走啊小少爷?”

那是他和苏沐秋的初遇。意气用事离家出走却不谙世事的小少爷,和早已闯荡江湖好几年一腔柔情无处给的秋木苏。

后来,叶修跟着他离开了京城。

苏沐秋收留了叶修,他那次只是顺路去京城办事,没想到捡了个小拖油瓶回来。他的妹妹苏沐橙比叶修还要小几岁,却被苏沐秋保护的很好,满身都洋溢着天真和朝气。

他们一起闯荡江湖,一起劫富济贫,日子过得潇洒恣意又快活。苏沐秋虽长不了他几岁,但毕竟在江湖浸淫多年,何况还带着个不谙世事的妹妹,没点真本事那是不可能的。两人心照不宣,都不提自己的身世,倒也打打闹闹没心没肺过了几年。

后来……

后来,苏沐秋死了。

 

“叶秋?”王杰希的眉毛都皱到了一起,他抓住叶修乱摆的手,用额头去触碰叶修的。已经不那么烧了,但是叶秋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被梦魇住了?

“沐秋……你不要走……沐秋——”

叶修猛地睁开了眼。

他呆呆的坐在床上,视线却始终没有聚焦,他睁大了双眼,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是他这些年,那些没有苏沐秋的日子里,他一个人扛起整个嘉世时,每每想起苏沐秋时,流在心里的泪。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你教给了我很多东西,为我筑起屏障,却又把所有的一切都丢给我,让我承担你离开的痛。我好不容易习惯了你的离开,你却又让我想起你,想起那时欢喜的年少。

叶修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梦境里他和他的初遇。这一刻,他不再是江湖人眼中战无不胜无坚不摧的斗神,而是那个离家出走不知归处的少年。他感到冷,又很孤独,于是他慢慢把自己团起来,而这一次,再也不会有人笑着对他说“跟我走”了。

他终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沐秋,我想你了……

 

 

 

 

一个段子

王杰希站在他面前,明明只比他高一点点,却给他一种居高临下的错觉。
“叶修,”他听见王杰希的声音,“我……”
他突然就不想再听下去了。他害怕听到他不想听的字眼,害怕王杰希说了这句话以后,他们再没有关系,甚至连朋友都做不成。
叶修站在原地,他的拳攥的紧紧的,他想冲上去堵住王杰希的嘴,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像等待最后判决的囚犯。
“……我从来没把你当做朋友,”他顿了顿,又补上一句,“从当初见面开始,就没有。”
尽管已经做好准备,但真正从王杰希嘴里听到后,他的心还是泛起了细密的疼,鼻尖慢慢涌上酸涩感,只能无措的赶紧低下头,生怕自己这副丢人的样子被对面的人瞧了去。
他低着头愣了半晌,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尽数被收进一直盯着他的王杰希眼里。王杰希看他手足无措又佯装镇定的样子,心里暗自好笑,看,这个恋爱无脑的笨蛋。
“……哦,这样,”良久叶修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比刚才不知低哑了几度,“那我——”
话音没落,就被突然出现在身前的人掐住了下巴,轻柔的抬起——
他看见了王杰希眼里的万千星辰,还有在星河里徜徉的自己。
“叶修,”王杰希的话一字一字的蹦进他耳朵里,他却一时没办法把它们拼凑成一句完整的话,“我一直把你当做微草的另一个主人……你愿意做我的夫人吗?”

 

我的妈呀安哥太炫了吧,出场都自带bgm。。。
我的内心【旋转爆炸.jpg】
昨天把凹凸补完了,第一季。
格瑞那么那么好!
完了我又入了一个大坑(。)
【内心疯狂尖叫】

【王叶】情缘(一)

有私设

 

 

再一次遇见王杰希的时候,叶修正被嘉世逼得走投无路。

彼时他一身血污,躲在暗巷子里咬着牙脱下自己身上被自己和别人的血染的看不清颜色的衣服。左手手臂伤口处的血已经有些凝固了,被刀刃划伤的地方衣服和着血跟皮肤连在一起,一片惨不忍睹。

虽然看起来惨兮兮,所幸都只是皮外伤,叶修动作麻利的撕下干净点的衣服把伤口包扎好,坐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心里盘算着找个落脚的地方好好理理这几天发生的事。

“嗯?我的烟呢……”他翻遍了全身上下也没把那根跟了他好几年的旧烟斗翻出来,仔细回想之后才记起当初跑的太匆忙把烟斗落在了小徒弟邱非那里。

但这种时候了,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回来。等过一阵子吧。叶修认命地翻了个白眼,拔出插在地上的千机伞,侧耳听了下动静,确认嘉士的人都走远了之后,才咬着刚从地上拔下的一根草,晃晃悠悠的往巷口走。

“……”才走没几步,快到巷口时,叶修的脚步突兀地停住了。他和站在巷口的一人平静地对视着,谁都没有先开口。

夕阳光从巷口斜斜地洒下来,为两人身上镀了一层橙红。叶修拄着千机伞,懒懒散散的站在那里,狗尾巴草一晃一晃。他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人,虽然这人逆着光看不清楚面容,但这一身永远素净的衣服加上身旁幡上写的“悬壶济世”四个大字——

“看来我运气蛮好,受了伤就碰到位神医。”叶修笑眯眯的开口,“微草堂王杰希?久仰久仰。”

王杰希挑起一边眉毛,似是没想到叶修能这么快认出他来。他眯起眼睛打量着叶修的一身狼狈,加上近来听到的关于嘉世的一些传闻,心里很快有了些定论。

不知道叶秋这段时间,不,是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他的眼里突然掠过一丝心疼,却又很快就恢复了一脸淡然的表情,甚至为了显得自然而勾起了一边唇角,“叶秋前辈,失敬失敬。”

——但那都是过去了,至少现在,他遇见了他,起码,不会再让他一个人。

两个人站在原地,谁都没有动。明明只是几年前见过几面,却像是久别重逢的故人,满腹话语却又无话可说。

 已经是傍晚,现在才是一天中最繁华的时段,天色将暗未暗,夕阳普照,将巷子里的两人的身影拉得极长。巷外人声鼎沸,小贩的吆喝声响在耳边,却又好像被无限拉远,隔绝在这一条只有两人的寂静小巷之外。

“前辈的伤,严重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最终是王杰希开了口。他看着叶修暴露在金色的阳光下,脸上细小的绒毛都闪着金色,长长的睫毛时不时抖动着,好像一扑扇就会抖落一地金粉。

叶修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又朝着王杰希迈了两步,背着手稍稍俯下身抬头去看王杰希的眼睛。王杰希低下头,视线恰与叶修抬起的眼睛撞个正着。那双眼睛明亮,却又深不可测,仿佛蕴含着无限生机,却又像掩埋在薄薄雪层之下的无尽深渊,让人一望进去,就是万劫不复。

现在那双星眸里带着一丝好奇,将对面的人打量了一番,又突然笑眯眯地弯起,带着磁性的嗓音裹挟着笑意,将王杰希整个人席卷,从此,天上地下,唯此一人。

“嘿王大眼儿,你这眼睛,怎么差距越发明显了?”

 


 

 

狗。。。狗子好帅😍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