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雷安】上一篇的后续

雷狮是个左撇子。

准确地来说,他只是更习惯用左手吃饭写字。但这并不妨碍他家里的其他兄弟姐妹将他排挤在外。老雷家的人个个心高气傲,年纪都不大,偏偏心气儿高得很。碰到个比自己优秀的,非要折腾点幺蛾子,千方百计想让人家低一回头。

雷狮才懒得理这些。一群幼稚的小鬼,切。

所以九岁那年的大年夜,他独自一人站在灯火辉煌的客厅窗边面无表情地扯着脖子上的领结,卡米尔的缺席让他的心情更加烦躁。

真想离开这里啊,他想。

于是他转过头看向窗外。窗外的天是黑色的,看不见月亮,只有从客厅窗子透出的光照在雪地里,闪着莹莹的光。

窗子的里面一侧已经结了一层雾,他伸出左手,几个稍显雏形的大字在指尖成型,潇洒不羁地分散在窗面上。

他突然顿住了,手指像冻在了窗户上。窗外,一只白白软软的右手正跟他指尖相抵。

他沿着那只手看过去,就撞进了一双碧色的湖里。客厅里水晶的吊灯散发出刺眼的光,却在落进那个人的眼里时奇迹般的反射出温暖的金黄。

安迷修看着他,冲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一团朦胧的热气随之上浮又很快消散,缺了一颗门牙的两排小白牙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引人注目。

啧,真傻。

雷狮面无表情的想着,面无表情的收回手,又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心里的那点烦躁却奇迹般地消失了。

他悄悄勾起一点嘴角。

傻子。

 

 

后来雷狮知道了那个孩子是刚搬来的邻居家的独子,比自己大一岁,乖巧懂事又上进,喜欢小姐姐,还总是把他那什么骑士道挂在嘴边,甚至还给自己起了个称号叫“最后的骑士”……

雷狮翻了个毫无形象的白眼,他为什么会摊上个这么中二梦想拯救世界的竹马,而且还要每天跟他一起上下学!

“喂安迷修,”雷狮一把拉住安迷修蓝黄相间的书包上的小马挂坠,迫使走在他前面的安迷修跟他并肩,“今天你右桌的右桌的前桌跟你说什么了?”

“你在说什么啊?”安迷修皱着眉思考了几秒,脸突然腾的红了起来,说话都变的磕磕巴巴的,“啊那,那个,就是……”

他一慌眼睛就四处乱瞟,看东看西就是不看雷狮。

“是什么?”雷狮脸色黑了一层,拉着安迷修的胳膊把他带进一条小巷怼在墙上,伸出一条胳膊撑在安迷修耳边,然后抬起头来目光如炬——没错,就是抬头,十一二岁的小孩子,总是能在身高上显示出年龄的优势。

“她跟你告白了?”

这下安迷修脸上的红色直接蔓延到了脖子,“她,我……”然而身高的优势也并没能弥补气势上的不足,他哽了哽,底气十分不足地冲雷狮吼,“关你什么事啊!”

“怎么不关我事?”雷狮眯了眯眼,十分理直气壮,“在学校里我就要替安阿姨看着你,以防你才十二岁就搞早恋!”

安迷修瞪大了双眼,湖绿色的眼珠衬得他的眼神格外无辜。他就像一只被戳了个洞的气球,突然泄了气,无奈道,“我只当她是同学啦。”

雷狮得了理,难得没有不饶人,心满意足又意犹未尽地撤回了胳膊,转身朝巷子外面走,“那还差不多。”

安迷修跟在他后面,双手抓着书包背带,本来不擅长动的脑子突然就灵光了一下,“欸雷狮,平时你收到的告白比我还多,更让人操心的是你才对吧!”

“哈,”雷狮还没走到巷口,闻言又吊儿郎当的走回来,再次轻而易举地把安迷修怼到墙上,“那,互相监督怎么样?”

他嘴角挑着一丝坏笑,伸手抓住安迷修干净整洁的领带往下一拉,迫着他低下头——

安迷修只觉得唇上一软,雷狮已经松开了抓着他领带的手:“喏,以后你就是我的啦。”

然而当时安迷修心里的念头只有一个:我的初吻啊啊啊啊!

 

 

再后来他们终于在一起,说起这个事时安迷修还义愤填膺:“那是我的初吻欸!本来是要留给漂亮的小姐姐的!”

雷狮下巴卡在他头顶,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你以为那不是我的初吻?”

他把安迷修推倒在沙发上,手开始不老实的伸进衬衫下摆:“告诉你安迷修,从那年除夕你出现在我面前,就注定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