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王叶】情缘(二)

有私设

 

 

听了这话,王杰希也是没多大反应,只是又挑了挑一边眉毛——他这一天的眉毛都是为了叶秋挑的——好像早知道他会这么说似的。他本想把到嘴边的话吐出来,却冷不丁怀里多了一句滚烫的身体——

“叶秋?”

尽管见面时就看出叶秋状态不对,但看他还能开开玩笑,身上的伤也都是些皮肉伤,王杰希也就装的镇定一点,陪他插科打诨。现如今看人都人事不省倒在他怀里了,心里头那点慌再压不住,抖着手去探叶秋那苍白消瘦的腕子。

为了防止叶修在他怀里滑下去,王杰希伸出一只手搂住已经昏迷的人的肩,却发现怀中之人的身子单薄的令人心疼。

把完脉王杰希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他不再耽搁,当即扔下自己手里的东西,打横抱起叶修向自己府里奔去。

——那句话,他终究没有说出口。

 

叶修感觉自己好像置身在冰火两重天,身体忽冷忽热,喉咙也又干又渴。他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他漫无目的地拖着疲惫的身体走着,直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突然就不想走了,于是原地坐下来,抱着膝,埋着头,一副缺乏安全感的样子。

他小时候也会这样,年少的时候离家出走,就带了一丁点儿盘缠,那时候他也不知道省着点花,骑着马跑到京城郊外,在个小客栈里吃了一顿饱饭,就没剩几个子儿了。

那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他就把马拴在离客栈不远的树边,像现在这样抱着膝,埋着头。但是尽管这样,他还是没有想过回家。

天都快黑了,家里说不定就快要发现他跑了。叶修心里有点着急,他埋着头,想着要不今晚就找个破庙凑合凑合得了,打定主意一抬头,眸光正正撞进一双含着笑意的桃花眼里。

刚刚离家的叶修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不像现在有那么多弯弯心思。他睁大了一双无辜的下垂眼,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看他嘴角挂着笑,慢悠悠收回想要拍拍自己的手。

“哟,你醒啦。”那少年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右手一撩衣摆就坐在了叶修身边,“怎么,离家出走啊小少爷?”

那是他和苏沐秋的初遇。意气用事离家出走却不谙世事的小少爷,和早已闯荡江湖好几年一腔柔情无处给的秋木苏。

后来,叶修跟着他离开了京城。

苏沐秋收留了叶修,他那次只是顺路去京城办事,没想到捡了个小拖油瓶回来。他的妹妹苏沐橙比叶修还要小几岁,却被苏沐秋保护的很好,满身都洋溢着天真和朝气。

他们一起闯荡江湖,一起劫富济贫,日子过得潇洒恣意又快活。苏沐秋虽长不了他几岁,但毕竟在江湖浸淫多年,何况还带着个不谙世事的妹妹,没点真本事那是不可能的。两人心照不宣,都不提自己的身世,倒也打打闹闹没心没肺过了几年。

后来……

后来,苏沐秋死了。

 

“叶秋?”王杰希的眉毛都皱到了一起,他抓住叶修乱摆的手,用额头去触碰叶修的。已经不那么烧了,但是叶秋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被梦魇住了?

“沐秋……你不要走……沐秋——”

叶修猛地睁开了眼。

他呆呆的坐在床上,视线却始终没有聚焦,他睁大了双眼,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是他这些年,那些没有苏沐秋的日子里,他一个人扛起整个嘉世时,每每想起苏沐秋时,流在心里的泪。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你教给了我很多东西,为我筑起屏障,却又把所有的一切都丢给我,让我承担你离开的痛。我好不容易习惯了你的离开,你却又让我想起你,想起那时欢喜的年少。

叶修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梦境里他和他的初遇。这一刻,他不再是江湖人眼中战无不胜无坚不摧的斗神,而是那个离家出走不知归处的少年。他感到冷,又很孤独,于是他慢慢把自己团起来,而这一次,再也不会有人笑着对他说“跟我走”了。

他终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沐秋,我想你了……

 

 

 

 

评论

热度(11)